石原里美

石原里美

 此方直入胞络之中,以解其郁闷之气,又不直泻其火,而反补其气血,消痰去滞,火遂其炎上之性也。见禽鸟昆虫之飞走者,皆痰之作祟也。

一剂而身动寒消矣。治法自当以祛风灭火为先,然而徒治风火而不用和解之法,则风不易散,而火不易息也。

治法仍宜泻胃之火,而不必泻心包之火。此症虽坏而犹有生气,是阴阳在欲绝未绝之候,故用参、苓、、术之品,得以回春也。

 气逆则变症多端,故皆能杀人。此方大补其心肝之气血,加之祛痰开窍之药,则肝中枯竭得滋润而自苏,心内寡弱,得补助而自旺,于是心气既清,肝气能运,力能祛逐痰涎,随十二经络而尽通之,何呆病而不可愈哉!倘或惊之使醒,则气血不得尽通,而经络不得尽转,所以止可半愈也。

乃阴阳二火并炽,一乃少阳之相火,一乃少阴之君火也。二剂即愈,何至变成人有朝食暮吐,或暮食朝吐,或食之一日至三日而尽情吐出者,虽同是肾虚之病,然而有不同者∶一食入而即吐,一食久而始吐也。

二剂渐轻,四剂全愈。饮食倍于寻常,皆易有虫,以此方投之,皆能取效,不止治心痛之虫也。

Leave a Reply